钟祥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商丘历史名人之侯恪:一个让天下士子仰慕的人

时间:2021-02-20 18:21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钟祥资讯网
文丨刘金芳(网商社科特约作者)1、商丘古城的荷花开了赤夏酷暑时分,骄阳似火,即便在浓郁的树荫下面也让人不停地出汗。然而,就在七八月的

1、商丘古城的荷花开了

赤夏酷暑时分,骄阳似火,即便在浓郁的树荫下面也让人不停地出汗。然而,就在七八月的时分也是荷花飘香的季节。君不见,商丘古城内东南角凤池的荷花正迎风绽放。

高大壮观的古城墙倒映在一汪清水之中,留下雄伟的身影。碧空如洗的蓝天显得高远而纯净,满眼碧绿的荷叶横铺池面,粉红的荷花在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绿色当中更显得婀娜多姿,妩媚而动人。清风徐徐,荷花芬芳,此时此刻,灰砖蓝瓦的商丘古城更是一张,绘出云霞,染成风雨,具有诗韵画意的泼墨画卷。

古老悠久的商丘古城拥有让人叹而观止的悠久历史,在斑斑驳驳的城墙砖缝里都能触摸和感受来自历史深处的苍凉,都能聆听到,那来自古老文明的呐喊。

往事如昔,如烟如梦,那千年的繁华落尽,那历经沧桑的无声叹息,怀古之情,兴亡之感,总让人悲喜交集,栏杆拍遍。

法国著名艺术家罗丹曾经说过:“世界上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。”在商丘古城的历史里,这种感觉愈发强烈,古城几千年的历史岁月,孕育着多少让人拍案叫绝的历史传奇。而明清时期归德府“八大家七大户”的风云传奇无疑就是最亮彩的一笔。

作为商丘八大家之一的商丘侯氏家族更是英才辈出,家学渊源,书香门第,在明清时期就有“一门四进士”之极高的声誉。其中一代才子侯方域乃是明末四公子之一,一曲《桃花扇》让其名誉天下。而兵部尚书侯恂,和其父侯执蒲,其弟侯恪被称为“东林党魁”。明末钱谦益在其《侯朝宗序》称赞说:“侯氏多才子”。在侯氏家族之中,除侯方域被称为才子之外,侯方域的叔叔侯恪同样是一位自小聪慧,过目成诵,是极赋有文学才华的才子。

2、东林党人侯恪

侯恪(公元1592年―公元1634年)字若木,一字若朴,号木庵,又号遂园。生于万历二十年(公元1592年),太常寺卿侯执蒲次子,侯恂之弟,明末清初著名古文家侯方域的叔叔。

侯恪自小就受到很好的家庭教育,父亲要求很严格,不准着华丽的衣服,不准有什么优越感。恪“生而神异”,在私塾里读书,“目十行俱下”。又生得“天骨坚固,风仪硕美”,“笃不好弄。”除穷读经籍之外,往往寻求异书攻读。

郑三俊在他的《墓志铭》中称:“君舞象(孩童)磊落有大志,喜读书,日数万言,六经、《左》、《国》、《史》、《汉》、《庄》、《列》、《管》、《韩》、《文选》之属无不谙诵,且细批注其侧,索隐曜疑,多古人所未发。”由此看来,说侯恪是一个从小聪慧的才子,也是有确凿依据的。

侯恪喜诗,十来岁就能诗赋,与兄侯恂成为归德府秀才中的佼佼者。书院每考试,与兄“遽称冠军”。

公元1616年,明万历四十四年,二十四岁侯恪与兄同时考中进士,侯恂授行人,而侯恪不肯入仕,回到家乡闭门攻读,“更读书,为诗赋,”三年不窥园。在家三年,学业大增。彭尧瑜在其文章中说:“归则谢宾客,日夕肆力大小西及琅嬛诸洞,诠腹笥成海若矣。尤注意性命、经济,莫可得而穷也”。以至“腹笥有等身之誉”。

经过三年闭门苦读,侯恪无论在学问,才识,或者诗文创作都有了质的飞跃,侯恪的行为也表明:人生的成功,固然个人天赋是一个方面,但后天的努力勤奋也是必不可少。

万历四十七年,公元1619年,侯恪参加殿试,以博学宏词,选授翰林院庶吉士。从此进入仕途生涯。

侯恪一年后,授编修,侍经筵,编《神宗实录》。第二年又编《光宗实录》。

明熹宗即位后以魏忠贤为代表的阉党窃据朝政大权,他们党同伐异,打压杀戮士大夫不附己者。侯恪和其父其兄,联合志同道合的东林党人,以维护朝廷正气为己任,积极参加反对阉党的政治斗争,成为东林党人的中坚力量。

当时,明朝廷发生的“梃击”、“红丸”、“移宫”三案震惊朝野,各派力量博弈趋向白热化,侯恪秉笔直书,慷慨指陈当世之事,无所掩护。尽录语录中,有人劝他不要太过彰显。侯恪则说:“史职惟有直书耳,顾南董二人哉!”

侯恪一向与杨涟、缪昌期友善,杨涟上书讨魏忠贤二十四罪,未被皇帝采纳却因此招致杀身之祸。后魏忠贤听闻杨涟上书是侯恪起草,魏忠贤大怒,欲谋害他。

这时魏忠贤的干儿子之一的镇抚司田尔耕平常很崇拜侯恪,对魏说:“这个人能诗善赋,在公卿中很有名气,又能书米芾书”,并请魏忠贤不要杀他。魏派田尔耕拉拢侯恪。侯方域《司成公家传》这样记载:“尔耕退,诣公,话故旧,因佯言:‘我之游魏翁者,欲为士大夫地也,非得已也’。公大悦,呼酒与饮,辄慷慨指当世事,尔耕默不得语。居数日,又诣公则益为款言,伺公嬉笑饮酒酣,乃促膝附公耳言:‘公且以杨、缪故,重得罪。我为公画计,某月日乃吾魏翁诞辰,公自为诗书之。’言未得竟,公大怒,推案起,酒羹覆尔耕衣上淋漓。”侯恪的那种眼里不容沙子的耿直性格由此可见一斑。

天启五年(公元1625年)阉党毁天下书院,大举迫害东林党人,榜东林党人姓名,以示天下。侯恪与其兄恂皆在榜。是年杨涟、左光斗、魏大中等六人为阉党所害。因侯恪在礼闱取士中与阉党魏广不合,魏忠贤趁机矫旨罢侯恪官令其养马,恪即日辞官回乡归隐,愤然出京。其诗有:“死谏亦何恨,生还作逐臣”之句。

他的学生二十三人,追到卢沟桥,共置酒与老师饯别,“公饮酣,遍观二十三人者曰:“吾归矣,幸无面腼以辱诸生,但愿异日诸生作好人,不愿诸生作好官!”

侯恪到家乡后,在商丘府城西二十里处水池铺修建一别园,自署曰“遂园”。种草莳树,隐居于此。自放丘壑,觞咏不废,绝口不问外事。他对来求教的秀才们说:“素位而行,可以居身,可以处世;好修起谤,正自不免。但得谤即可坚砥砺之操,又可谈风尘之咏”。就这样侯恪在遂园里度过了三年的隐居时光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